二十一世紀的「主婦之夢」

作者: 
林玉珮/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監事

 

    家庭主婦,價值多少?

    根據現任勞委會主委王如玄在十多年前婦女團體聯合推動「家務有給制」時,曾為文簡單估算:「每個月最低薪資起碼也有五萬元以上。」

    前年英國《每日郵報》援引一項調查結果報載,若把家庭主婦每日主要工作交給市場專門人員代勞的話,可以換算出主婦日薪約五千元台幣,也就是年薪應有一百八十一萬二仟元台幣以上。

    英國《Tesco》雜誌近期發表的一項研究,如果把一般媽媽從孩子出生一直拉拔到十八歲所做的工作交給專門人士,依時薪總共要花多少錢?他們請教親職專家及專業人士,獲得的答案是:一百四十二萬四千五百多英磅,折合台幣六千九百多萬元,也就是主婦平均一年應得三百八十多萬元台幣。

    這些節節升高的數字,應該可以讓一般主婦產生望梅止渴的撫慰,也算是對世人的一種公告周知:「主婦所做的事是有價值的,而且比一般人所預期的更有價值。」

主婦聯盟創新主婦價值

   「主婦的價值被看見」,我當然非常樂見。然而大概沒有人會天真的相信內政部花了一百萬元的人民納稅錢去換來一句「孩子是傳家之寶」,就可以讓婦女想要生個小孩。因此不管換算後主婦年薪是六十萬,一百八十萬,還是三百八十多萬元,對我也跟「模範母親獎狀」一樣---沒有實質意義,更不可能吸引我選擇成為一名家庭主婦。

    我不認為主婦的無酬工作一旦「給予市場經濟的金錢價值」,就會變得很有意義;也不會浪漫地「把家務情感化」,就滿足地以「一切為了愛」之名來歌頌「主婦無價」。那麼,主婦的價值在哪裡?當我這麼自問時,二十年前在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擔任祕書長期間結識的美玲、曼麗、來紅、保子、秀惠、雅卿、利利、秀綾、麗芬、美鑾、菊秋、真琴、秀琴、佩萱、麗維、淑英、俶圭、秀嬌…….,她們的面容、身影就這麼自自然然浮現心頭。

    是的,還有什麼比主婦聯盟這些婆婆媽媽更讓我懂得主婦的價值呢?生活很早就教會我看清真實社會的模樣,但主婦聯盟讓我看見「另一種世界是可能的」。

     在當年曾做過國會助理、官員幕僚、參與工運的我驚喜的發現:改變世界,不用等待果陀(英明的政客、大有為的政府、有良心的企業…);改變的發生,也不一定要玩起既存的代議政治以及市場經濟的權力交換、支配遊戲。我領悟到主婦聯盟的媽媽們逐漸走出了政治與經濟發展的舊思維,以一種「主婦風格式」(也有人認為是「女人特質」)來重建人與自然、消費者與生產者、人與人的連結、共生,重新編織世界。

創造另一種生活的可能性

    我記得主婦聯盟的婆婆媽媽喜歡形容自己是一手拿著「鍋鏟」(養護生命),另一手拿著「筆」(自我成長並發揮影響力);這樣的「主婦自畫像」,很酷吧。政治評論家魚夫曾為主婦聯盟親手畫了一幅「媽媽照顧受傷的地球」的漫畫---一位身著家事圍裙的主婦推著嬰兒車,嬰兒車上坐著的是「受傷的地球」;這樣的「主婦畫像」,很經典吧。當養護生命的健康成長與保護地球的和平永續,經過主婦的「化合」後,「另一種生活的可能性」就出現了。

    「每個人每天至少有三次改變世界的機會」,珍古德博士這句話真是說到主婦聯盟媽媽們的心坎裡了。身負家庭消費、照顧、教養、休閒等多項繁複工作的她們,不只深諳箇中奧妙,而且,她們還真的做到了。

    主婦聯盟的媽媽們從二十多年前自備購物袋、環保餐包、使用再生衛生紙等在日常生活細節中做到垃圾減量、資源回收,到現在拿著「環境家計簿」錙銖必較的要把家裡的水、電需求用量降到最低來實踐節能減碳。當她們力行「減法生活」獲得愈來愈多人的響應,不只是可以少蓋幾座垃圾處理場、水庫乃至於核電廠,也是對過度消耗生態資源、追求經濟無限成長的工業資本主義的一種「喊停」。

    主婦聯盟媽媽們更厲害的是「綠色消費合作」,把日常一般消費透過共同購買變成一股改變世界的神奇力量。她們拿回消費者的自主權,直接與生產者面對面,以共同購買力來支撐生產者以友善環境的生產方式製造真正符合消費者需求的「生活材」,徹底顛覆了為累積剩餘價值而製造的商品生產邏輯。她們讓我對整個世界有了全新的關照與想像,也讓任何一個人對形塑「我們的共同未來」可以輕而易舉地做出貢獻。

家庭主婦,酷!

    二○○○年美國一家市場研究及趨勢追蹤的公司Youth Intelligence,對三千名已婚以及單身女性調查,結果發現有六成八的女性表示,「如果家庭經濟負擔的來,想要拋掉工作,成為家庭主婦。」該調查也指出,有愈來愈多二十出頭的年輕女孩懷抱著「主婦之夢」。

    為什麼這些比我們這一代擁有更高的知識水平、受過更完備的專業訓練、更寬廣的國際視野的新世代、在職場更有競爭力的女性新世代,卻嚮往至今仍無酬的古老行業「家庭主婦」?

     她們的回答是:「家庭主婦從事的工作是非常具有獨特性以及個人風格的」、「當一個家庭主婦是一項很酷以及有創意的工作」。她們對家庭主婦的理解與價值,顯然與過去被女性主義先驅、《女性的迷失》作者Friedan批判在她的年代「把自己的一生寄託於婚姻與家庭,想成為郊區家庭主婦」的年輕婦女,大異其趣。

    「『主婦』應當是一個動詞,而不是一個名詞。」清華大學教授王俊秀與現為東華大學助理教授王采薇兩在第四屆「婦女國是會議」聯名發表的《由菜籃、搖籃到跨欄:主婦聯盟與環保引爆面》這篇論文小結中,對主婦聯盟迎向二十一世紀有著如此期許。

    走筆至此,我想,「家庭主婦,價值多少?」現在該是交給聰明的你來回答了。

原載於2010.10綠主張[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專欄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