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社]跨國農學習-認識韓國晉州農運組織

作者: 
主婦聯盟合作社組織部整理

一場跨國的農學習,認識韓國晉州農運組織在七一七凱道守夜挺農民的行動之後,農村陣線夥伴傳來訊息說,有韓國的農民組織想來台灣參訪。在偶然與巧合下,因為農陣安排參訪灣寶社區,主婦聯盟合作社義不容辭協助交流接待。
 
這回來台參訪的韓國友人分別代表三個單位,讓我們也來了解韓國的農運團體在地草根經驗並如何活躍於國際舞台。晉州農民協會,爭取農民利益晉州農民協會事務局局長千炳漢表示,由於之前韓國也是獨裁政體,農民運動只好藉由宗教的力量發聲。
 
一九八七年,晉州發生大規模民主運動,農民覺悟到如果被宗教綁住,無法讓更多農民參與,於是決定獨立出來,一九八九年晉州農民協會於焉成立,到今年已有廿一年歷史,而其成立的核心宗旨是爭取農民利益。
 
目前晉農會會員約五百人,而晉農的業務也不只是抗爭,還包括服務,經營自己的肥料廠、共同購買農業用油等,一年營業額約八億台幣。接下來努力的方向是讓農民可用更低廉的價格買油以降低生產成本。
 
千炳漢說,官方錯誤的政策導致農民無法安然生存,影響所及,則是老百姓吃不到有品質的糧食。因此農民必須抗爭:一是為守護糧食主權,二是為阻止政府不當的政策。
 
晉州女農協會,教育女性農民晉州為什麼會另外成立女農會呢?晉州女農協會(以下簡稱晉女農)曹在點表示,女性農民不只生產糧食還要孕育孩子;女性農民不只做家事還要做農事;而且,韓國到現在還是以男性為中心的社會。基於以上理由,另外成立了女農協會。
 
曹在點說,晉女農首要目標是教育女性農民,開設課程讓她們過更好的生活,並教導她們認識政治甚至成為女性政治家。晉女農也帶領女性農民瞭解農業政策,例如為什麼要反WTO,是因為要保護韓國農民,也為了保護農產品價格;此外,晉女農還要爭取糧食主權。再者,晉女農也帶領女性農民認識自己的價值,進而做好自己的角色;晉女農尤其著力於攸關女性農民與她們子女的相關政策。例如,開辦以女農子女為對象的課業輔導班;且韓國農村也有籍
新娘的問題,這也是晉女農關注重點。
 
在政治方面,她們向政黨爭取女性農民的福利。而為了擴張女性農友的影響力,她們鼓勵參選。今年(二○一○)韓國地方選舉中,全國共有五位女性農民當選,晉州市也培育出可以為農民代言的女性市議員。
 
為了抵制種植外來種或政府規定的品種,晉女農也致力推廣保存本土種子。此外,她們也加強讓消費者與生產者面對面的直銷、製作多穀物沖泡粉,並推廣有機穀物外銷,銷售所得可挹注晉女農的基金。
 
農民之路,注重農民的自主性與多樣性via是西班牙文「路」,campesina則是「農民」合起來就是「農民之路」(也有人譯為「農民大道」)。代表韓國農民之路的金惠淑說,「via campesin」這是一個為全世界男性農友、女性農友發起的組織,目前已有70多國加入,由農民、小生產者、無地農、農村婦女、原住民族、鄉間青年與農村雜工等組成。「農民之路」非常注重各地農民的自主性與多樣性,不與任何政治或經濟體有從屬關係,以確保組織的自主與獨立。
 
1 9 9 2年,「農民之路」為抵制新自由主義的風潮而成立,所以也抵制因新自由主義而誕生的WTO與世界銀行(World Bank),當然也反對新自由主義帶起的FTA。
 
「農民之路」主要訴求是反對跨國組織與國際性組織干涉農民的耕種,更反對這些組織對農民的打壓,農民之路也希望能保護本土的知識與文化並促進農民之間的交流。保有包括兩性平等在內的社會正義也是「農民之路」的任務之一。保護土地、水源與種子等自然資源也是其努力不懈的目標。
 
再者,「農民之路」也致力於推動立法以保障民眾的糧食主權。因為新自由主義,農業也工業化了,因此他們主張無論是生產、加工與流通等個個層面,民眾都要有主權。金惠淑說,「農民之路」的核心訴求就是爭取糧食主權。而他們也瞭解,要達成這樣的訴求,無法只靠農民,因此他們非常希望環保團體與消費者團體也一起加入捍衛糧食主權的行列。
 
爭取糧食主權,不能只靠農民韓國農民運動的規模及激進程度,還有對國際局勢的掌握和回應,這些特質在台灣農運裡是少見的,透過三個團體的發展歷程及運作經驗,提供我們思索台灣農業發展或農運更寬廣的出路。誠如金惠淑所言,爭取糧食主權無法只靠農民。同時兼具環保團體和消費團體的主婦聯盟,我們可以有更多的努力和行動。
 
原文刊載於主婦聯盟241期會訊(2010.10.1)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