輻射食品─反核戰線下的延伸戰場

作者: 
文:湯琳翔(本會研究員)

 

日本消費者連盟是一個老牌的反核團體,即便持反核立場,根據他們的經驗,如果食用比國家檢驗標準更嚴格的食物,再輔以體內輻射累積量的檢查,發現體內劑量並沒有明顯的增加,可見重點並不是產地,而是殘留的劑量。

 

輻射食品─反核戰線下的延伸戰場

去年底,民進黨政府考慮開放壢木、群馬、茨城和千葉等原先全面禁止輸台的四縣食品輸台,這項政策引起輿論譁然,政府棄守食安的批判蜂擁而至。而在食安的疑慮之外,另一個與此密切相關的議題立場也被牽扯進來,讓原先的食安問題更顯複雜,那就是對於核電的態度。當時社會上有種立論,對於核電和日食的立場在邏輯上必須是一致的,亦即若支持核電,就應該同時支持開放四縣食品輸台,反之若反對核電,理應反對四縣食品輸台。按照這樣的觀點,社會上對於主要兩大政黨在上述議題呈現的不一致,反核的民進黨想開放四縣食品,而擁核的國民黨卻反對開放四縣食品,展開了批判。而除了政黨之外,這個觀點也被用作檢視反核陣營面對此次爭議的態度。擁核陣營以這個觀點來奚落反核團體面對此次開放,卻沒有像在國民黨執政時那樣激烈抗爭,這樣的反應是可以預期的。但出人意料的是,即使同屬反核陣營,也有部分反核人士持上述觀點,批判其他反核團體此次沒有採取大動作反對政府開放,是一種「被收編」、「被摸頭」的行徑。我們應如何理解核電議題和開放四縣食品這兩個議題之間的複雜關係,就是本文的重點。

 

輻食是反核的延伸戰場

反核一直是這三十年來非常重大的公共議題,而輻射食品在台灣成為一個重要議題,應可溯自2012年,當時的衛生署(現為衛生福利部)嘗試調整食品中輻射殘留標準,讓其他食品的370貝克/公斤(現為100貝克/公斤),放寬為600貝克/公斤。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積極地串連反核社群與動員群眾,最終成功地阻擋了此次修正。由於牽涉到輻射以及污染源自核災,使得食品輻射污染自始就不僅僅是一個食安問題,它同時還是反核與擁核的大戰略之下,一處較小型的局部戰場,食品中輻射污染可能帶給人們的健康傷害,無論對反核還是擁核陣營,都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輿論制高點,來自福島的食物輻射污染越是嚴重,越是無法根除,就越能彰顯核災對人類社會帶來的傷害和難以恢復,也越能提醒世人反核的必要性。反之,如果福島的食物越沒有輻射污染,或是在合乎標準下的食物中殘留輻射對人體健康越沒有明顯證據的傷害,對擁核陣營而言就越能淡化核電帶來的災害及其危險性。因此幾乎可以這樣說,在2014年馬政府宣布核四封存之前,甚至是在2016年民進黨在大選中取得壓倒性勝利之前,由於台灣的反核運動尚未能取得真正重大的政策進展或勝利,也因此在日本食品這個能夠成為反核戰線延伸的戰場,反核社群就算沒有積極地主動運作為其對己有利的輿論,至少也必須防堵當時仍然執政且尚屬優勢的國民黨政府,將其操作為「核災已無事,核電猶可為」的情勢。也因此,這個議題自始就不僅僅是食安問題,更是一個反核戰線的延伸。

 

開放福島五縣食品不該是個禁忌

而在反核戰線已經有了重大進展的今日,輻食議題不再像過去一樣具有延伸戰場的地位,應該可以用單純食安的觀點來看待。如果將日本食品輻射污染視為一個食安問題,其實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經過這幾年的倡議,已經爭取到了每日的食品檢驗資訊在網路上即時公開,和能夠確保日本輸台食品產地真實性的產地證明。在爭取到雙證之後,其實本會已經發覺,對於日本食品在進口管制措施的強化也已到達一個可接受的程度了,在實務上要求更精進確有難處。要全面檢測β射線的核種如鍶90,因為需要費時7至21天,確實有貿易實務上的困難性。要將殘留標準降到更低,甚至是零檢出,除了必須面對標準訂定上需要科學證據的挑戰之外,當政府在邊境管理上已經是採取「凡驗出就柔性勸導退關或銷毀」時,可說達成了實質的「入關零檢出」,那去追求標準上的零檢出是否還有必要性不無疑問。近來本會也持續和主管機關商討成立獨立於核工體系(核研所、台電、清大)之外的食品輻射檢驗機制,以及在邊境另外設立快篩檢驗,彌補九大類逐批查驗食品以外,那些雖然風險較低,但長期也檢驗頻率偏低的食品種類。純就食安的觀點來看,本會從不曾假定福島五縣的所有食品都是嚴重污染而完全不可開放的,即便是污染情形較嚴重的福島,也有食品是近年來幾乎都不再檢出的,遑論污染較輕的其他四縣。終究,將整個縣的所有食品全部禁止進口,本來就是一個在該地風險狀況未明之下,假定污染非常嚴重因此所有食物都被污染,所採取的暫行措施,待風險釐清之後就理應逐漸縮小管制範圍。因此本會從不認為,在食安的觀點上,開放福島五縣是一個絕對不能考慮的議題,前提應該是台灣必須有良好的邊境管制能力,以及對福島五縣食品污染風險的掌握。目前仍維持將整個縣所有食品禁止進口的國家只剩台灣和中國,而國人時常引為食安管理典範的歐盟、美國和韓國,從核災發生至今就從未做過將整個縣所有食品禁止進口的事情。然而,本會也強調,在討論開放與否的問題上,食品安全只是其中一個面向,即便退一萬步想,福島五縣的食品即使風險趨近於零,台灣是否一定要開放這些食品仍有貿易互惠的層面需要慎思。

 

攻訐同陣營不如花心力監督政府

然而,仍有部分反核人士對本會這樣的立場提出批判,它們認為反對開放福島五縣食品是一個身為反核社群不容一絲妥協的立場,稍有遲疑它們就要懷疑是否該團體已經被政府摸頭或收編,甚至要在網路上與媒體上激烈地攻訐那些不在反對開放福島五縣上堅持的團體。但是它們可能沒發現,死守著這個主張是多麼沒有科學證據支持,也有欠合理,甚至它們自己對輻食議題的核心訴求也是十分空洞而容易矛盾的,例如當他們向政府高喊應該仿照美國管制日本十四個縣的食品時,他們卻沒注意到美國管制的從來都只有特定地區的特定品項,而不是整個縣的食品。當他們不斷地告訴大家一丁點的食品中輻射都不能夠容忍時,卻又只把焦點放在福島五縣上,彷彿日本其他地區的食品沒有輻射污染風險,而實際上過去東日本的十七個縣都有驗出輻射超標的食品而被停止上市,這些它們卻好像全部忽視一樣。而最讓人感到遺憾的就是這些人只因為其他反核團體沒有公開大聲疾呼五縣不得開放就是罪大惡極,但自己除了緊抱著不合時宜的主張之外,無法提出任何能夠使食安精進的建設性主張,這樣的行為除了成就自己虛榮的正義感之外,其實對政策的進步和公共政策的理性論辯毫無幫助。而說實在,真的關心食安不如把心力放在監督政府上,用作斥責其他團體「不夠堅持」實在是種浪費。

 

堅持反核,監督食安

當非核家園寫入電業法,當能源轉型喊得震天價響,反核運動在取得一個階段性勝利之後,輻食與反核就該是分開來細緻處理的時刻了。本會會堅持反核立場,從生活中的自主實踐到政策倡議與監督,努力讓這個國家走向能源轉型。另一方面也持續地監督政府在食品輻射污染的管理措施上精進。但我們也必須很明確地表達本會的立場:從食安的角度而言,堅持福島五縣的全部食品禁止進口是沒有必要性的。今後,就讓輻食歸輻食,反核歸反核吧。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