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上推政策,向下做行動─與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同行(上)

作者: 
陳曼麗/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董事長

1986年底,徐慎恕大姊在她家的客廳,邀幾個女人談到要為台灣做一點事,在場的人,紛紛同意。慎恕姐提出要給這群女人取一個名字,過程中有人提及日本推動環保多年的團體「主婦連」,所從事的改革議題非常相近,於是「主婦聯盟」這個名號就這樣出現了。(之後,台灣許多民間團體紛紛效法採用「聯盟」這個集合式的名號做為團體的單位名稱。)當時還在戒嚴時期,慎恕說,第一波行動就是去抗議美式漢堡在台灣賣得太貴了,幾乎比在美國的價錢貴一倍以上。慎恕回憶當時的情景,去抗議的女人都刻意穿得很漂亮,就是不要讓商家認為:你們就是吃不起。

改變主婦形象,照亮台灣

麥當勞事件,打響了主婦聯盟的知名度。尤其在戒嚴時期,這群主婦的行為,讓媒體非常驚豔,怎麼有女人跳出來做這種事,家庭主婦不是非常溫柔的女人嗎?怎麼敢在國際大企業前展開抗議行動。慎恕說,我就是要主婦們走出傳統的形象,不是指在家裡,還要出來參與社會改造。

慎恕在她住的社區─「舟山路台大宿舍區」,和王保子一起推動垃圾分類,資源回收。保子女士是日本人,從日本蒐集很多資料。保子說,「我原來也不懂垃圾分類,但是台灣要推動,我就請我在日本的姊姊幫忙寄資料到台灣。」做事認真的保子,在舟山路30巷,挨家挨戶宣導,請大家做起垃圾分類;每個週末,巷子口就有一群人要求居民把垃圾拿出來做分類。

我們這群加入主婦聯盟的成員,有時就去現場,幫忙整理資源物品。這種「垃圾變黃金」的經驗,後來就被整理出一套論點和作法,到處去跟社區和學校遊說,希望一起來推動。我們稱自己是「環保媽媽」,後來媒體也這樣叫我們!於是只要是跟垃圾和資源回收的議題,不論是公聽會,還是法規政策討論,主婦聯盟從不缺席。有時未被通知去開會,當我們知道了,就發新聞稿或是召開記者會,表達主婦聯盟的聲音。在解除戒嚴之後,報紙張數份量增加,主婦聯盟經常見報。

集資百萬成立自己的組織

主婦聯盟不是只關心環境,為了讓婦女能接觸更多議題,每週都舉辦演講活動,希望婦女成長。關環的議題包括對家長的參與,孩子在學校的受教環境,及社會安全環境,促成每天的活力,都非常吸引民眾人來參加。「孩子,當心色狼」就是非常轟動的小冊子,以「新善書」為口號,一本十元,很多人都來認購或贊助印刷。慢慢地開始有人願意捐款給主婦聯盟了!主婦聯盟這一群媽媽,開始籌備一個屬於自己的立案團體(當時因遲遲無法正式立案,而委身於「新環境基金會」底下),目標是成立基金會;當時成立基金會需要一百萬元基金。於是有人拿出三萬,有人拿出兩萬,終於湊得一百萬基金。在1989年3月,正式註冊為「財團法人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成立了董事會。第一屆董事長為陳秀惠,副董事長為王保子(保子為草創期的核心幹部,卻因為日本籍而不能擔任董事長。),秘書長為陳來紅,執行秘書為陳裕琪。現在這筆基金還在主婦聯盟的帳戶裡。

組織成立,大家非常投入,後來這群人不但是工作的伙伴,還在社會運動的道路上並肩同行,秀惠姐就說:「我們是有革命情感的人!」確實,因為大家是一起長大,所以對彼此都很熟悉,有事一起做,有責一起擔。這群主婦,常常衣袖捲起來就開始做事,所以大家很難在主婦聯盟裡看到穿金帶銀的女人。

「勇於開口,敏於行動,樂於承擔」,是主婦聯盟的信念。「我們要健康,台灣要美麗」,也就成為主婦聯盟的目標。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陸續成立六個委員會,包括:環境保護、婦女成長、教育、消費品質、自然步道、會訊編輯。後來,陸續催生成立「台北市家長會協會」、「自然步道協會」、「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樹大就要分枝,一路看著主婦聯盟長大的陳玉峰老師就說:「主婦聯盟應該要多多生孩子!」我想對於成立團體,是彼此可以獨立自主,又可以分工合作的,成為擴散的力量,到處開枝散葉。

認真的女人最美麗

主婦聯盟的知識基礎是靠很多人幫忙的。以前,我們要開記者會,不會發通知,新聞稿也寫得不太好。有些媒體人,就義務教導這群女人怎麼收集記者名單,用「倒三角形」方式寫新聞稿,最重要的放在前面,再接續精彩內容,如此一來,如果編輯台版面不夠要刪字,前面的重點就不會被刪掉了。然後我們學會遊行、靜坐、抗議行動,都要有標語,有畫面。很多老師都喜歡到主婦聯盟來跟這群媽媽上課,他們說,看到一雙雙認真的眼睛,就覺得這群人很有向上的心─認真的女人最美麗!

原載於2010.7綠主張[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專欄

環教資訊類別: 
相關的行動議題: